灯泡灭了,我仔细检查了下,钨丝并没有断

我重新按了下开关,灯泡闪了两下又灭了

我问:“你怎么了,不开心么?”

灯泡:“等会儿,有个蛾子在窗外看我好久了。”

我说:“那不挺好,有人看得上你。”

灯泡说:“我不是火,别让她看错了,误了一辈子。”


如果你要提前下车,请别推醒装睡的我,这样我可以沉睡到终点,假装不知道你已经离开。

——张嘉佳 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

“我已经厌倦了嫌恶别人、憎恨别人的生活,厌倦了无法爱任何人的生活。我连一个朋友也没有,哪怕是一个。最重要的是,我甚至连自己都爱不起来。为什么不能爱自己呢?是因为无法爱别人。一个人需要爱某个人,并且被某个人所爱,通过这些来学习爱自己的方法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不会爱别人的人,不可能正确地爱自己。” ——《1Q84》

我不再在太多人面前宣泄我的负面情绪。毋庸置疑,对于非常情绪化的我来说这是一个好现象,或许意味着我开始真正的理解何谓节制。生活中糟心的时刻依然还有,但我慢慢发觉,自己消化掉这些,所获得的经验和能量要比倾诉和抱怨强大得多。从前我依赖他人,如今我相信时间和我自己。—— 独木舟

没人喜欢你,没人搭理你,没人约你,没人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。没人等你,没人陪你,没人想到你,没人站在你的身后鼓励你,这些都不值得抱怨,只是我们生命中一件又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。没有人关心不是孤独,面对悬崖声嘶力竭呐喊,无人回应才算孤独。—— 刘同《你的孤独,虽败犹荣》

幼年时见多身边各式成人,日夜颠倒劳碌,为赚钱疲于奔命,身心扑出外界,忽略家庭建设和维护,缺乏对个体内在价值的开发和关注。觉得世间荒芜,人心荒诞。人的安全感及存在感可以从哪里获得。 《眠空》